乐彩北京快乐8
主辦:四川省縣域經濟學會
主管:四川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
          四川省社會科學院
《當代縣域經濟》雜志官方網站
用戶名:
密碼:
學術
研究成果
專家智庫
經濟分析
縣域論壇
論壇
農業產業扶貧的政策建議   時間:2019-04-03   發布者:《當代縣域經濟》雜志

張耀文  

四川省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

        農業產業扶貧是促進貧困戶持續穩定脫貧的重要支撐。但是,農業產業扶貧也面臨著扶貧產業發展格局有待進一步優化、貧困群眾參與度有待進一步提升、產業帶動持續性有待進一步增強、產業惠及區域有待進一步擴大、生產要素保障程度有待進一步夯實共五個方面的問題。根據以上問題,平穩有序地推進農業產業扶貧可采取優化扶貧產業發展格局、促進貧困群眾有序參與、推動農業扶貧產業長效發展、促進扶貧產業區域均衡發展、強化農業產業扶貧要素保障、發揮集體經濟組織益貧功能等六個方面的政策措施。

優化扶貧產業空間布局

        樹立整體性、系統性發展思維,改變“孤立式”的扶貧產業推進路徑,突破“一村”“一鄉”乃至“一縣”“一市”的地域局限,從更宏觀、更開闊的空間視角謀劃和布局扶貧產業。首先,強化扶貧產業發展的空間規劃指導。組織編制扶貧產業發展規劃,并將其由區域內部規劃上升為區域間的、統籌效力更強的規劃,著力增強不同市、縣農業產業規劃的銜接度,著力增強扶貧產業發展規劃與鄉村振興戰略規劃、經濟社會發展規劃等其他規劃的融合度,發展與區域功能定位和比較優勢相符的扶貧產業。其次,構建跨區域的產業協作機制。鼓勵和引導不同區域的農業部門、經營主體和社會化服務主體深度對接,圍繞農業產業投資、農產品品牌建設、農產品交易等多個維度開展合作,全面實現農業區域合作互惠,共贏共享,從而避免產業低端同構化。探索“產業園區+集體經濟組織/專合社”,依托農業產業園、加工園、科技園、農村產業融合示范園以及脫貧奔康產業園等載體,實現資源聚集和農業的標準化生產、規模化經營,依托集體經濟組織和專合社實現對貧困農戶的組織帶動,盡量做到“村村入園、戶戶入社”,從而形成扶貧產業集聚集群發展效應。再次,對于已產能過剩的扶貧產業,可圍繞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要求,以產業升級為主線,綜合采用類型結構調整、品種品質改良、產業鏈條延伸、銷售渠道拓展等多種方式予以合理消解。

促進貧困群眾有序參與

        首先,要優化扶貧政策資源的供應方式。減少直接的物質幫扶,更多地采用以獎代補、先建后補、折股量化等扶貧政策資源投放手段,從而減輕部分貧困戶所存在的福利依賴思想。其次,更加強調精神層面的幫扶,在強化宣傳教育的同時,注重運用好內生于鄉村熟人社會的社會資本和道德規范,開展文明家庭、星級文明戶評選,探索具有鄉土特色的道德評議機制,開展懶惰、不孝的貧困戶評選等活動,從而引導貧困戶逐步形成積極向上的行為導向。再次,開辟多元化的產業扶貧參與形式。考慮到部分貧困戶缺乏勞動能力,可在直接的勞動參與之外,探索資產參與的形式,引導貧困戶通過自有及扶貧資源入股、土地托管、養殖托管等方式,拓寬農民參與和分享扶貧產業發展效益的渠道。

推動農業扶貧產業長效發展

        首先,采取更具系統性的扶貧產業發展路徑。貧困地區尤其是深度貧困地區產業基礎弱、制約因素多元,要加強產業發展的系統謀劃,在產業規劃和發展過程中,需系統考慮到產業長期良性發展所會遇到的基礎設施、要素保障、服務配套等方面的短板,需進一步強化生產與加工、銷售、流通等各環節的銜接,避免在扶貧產業因銷售渠道受阻、動植物疫病、市場價格波動而中途陷入困境。其次,要更加強調市場機制和力量的充分應用。在發揮好政府在統籌規劃、要素保障、激勵引導等方面作用的同時,還要積極在強化對工商資本進行有效監管與風險防范的基礎上,引導家庭農場、農業企業、農業產業化聯合體等新型經營主體參與到扶貧產業發展之中,發揮市場主體在把握市場需求、調配資源等方面的優勢。

促進扶貧產業區域均衡發展

        要根據不同地區的實際需求、產業基礎等條件,合理布局扶貧產業和投入資源,避免市場規律驅使和人為因素地將扶貧資源過多地向城鎮周邊、交通干線兩邊及旅游點周邊等條件更為優越的地區傾斜,推動扶貧產業在空間上的均衡發展和普遍惠及。當前,尤其要注重基礎條件更差的深度貧困地區、偏遠地區的扶貧產業發展,在新型經營主體培育、基礎設施建設、資金項目、技術服務等各個方面予以其更大力度的支持。同時,還要注重多個貧困村之間、貧困村與非貧困村之間的協同聯動發展,從而突破單個村在地域空間、發展資源、規模體量等方面的局限性。

強化扶貧產業發展要素保障

        著眼于貧困地區長遠的發展需求,加大農業產業扶貧所必需的農村金融服務、農業技術推廣與應用等方面的改革創新力度。一是推動農村金融綜合服務改革。通過構建激勵懲戒機制抑制涉農金融機構的離農脫農趨勢,對支農信貸達到一定比例的農村金融機構予以財政稅收、增量獎勵等激勵措施,對農村金融機構的信貸供給比例制定限制性要求,并科學設置相應的懲罰措施。結合《農村土地承包法》“承包方可以用承包地的土地經營權向金融機構融資擔保”的最新修訂內容,鼓勵和引導金融機構探索創新農村土地金融產品和服務模式,以土地經營權的放活和權能拓展為突破口注入金融資本,解決扶貧產業發展的生產性融資難題。完善農業保險制度,擴大農業保險覆蓋面,提高保險補償標準,發揮農業保險對扶貧產業發展的風險保障作用。二是完善基層農技推廣服務體系。尤其要在人員、資金、崗位編制上予以傾斜,保障貧困地區農村基層農技推廣服務體系的良性運轉。培育頭腦靈活、接受能力強、具有示范效應的“土專家”“田秀才”等鄉村本土人才,注重發揮新型經營主體和鄉村本土人才對貧困戶和普通群眾的技術帶動、傳授作用。

發揮集體經濟組織的益貧功能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在扶貧中,要增強鄉村兩級集體經濟實力,否則,整個扶貧工作將缺少基本的保障和失去強大的動力”,各地的實踐也證明,由于集體經濟組織的地域性、封閉性、保障性等先天組織特征,集體經濟的發展壯大是低成本推進脫貧攻堅的有效途徑,是確保“脫貧摘帽”后貧困戶穩定奔康不返貧的重要保障。因此,脫貧攻堅過程中要發揮集體經濟組織的益貧功能,一是要多維拓展集體經濟發展路徑。要在貧困地區探索資產租賃型、企業股份型、聯合發展型、農業開發型等多種集體經濟發展路徑,同時,要將發展多種服務業作為貧困地區集體經濟發展的重要方向,鼓勵和引導集體為新型經營主體和農戶提供農資供應、加工包裝、產品銷售等生產性服務,為外來的投資主體提供關系協調、物業管理等配套性服務,并承接綠色防控、村莊環境維護、河道巡查等政府購買服務,從而實現集體經營收益來源的多維拓展。二是要創新集體經濟發展模式。探索集體經濟聯營制模式,鼓勵多個村集體以股份為紐帶,成立聯合性質的集體經濟組織(農村股份經濟合作社聯合社),進而實現抱團發展、互幫互助、合作共贏。探索集體經濟異地發展模式,鼓勵貧困村通過向外購置商貿店鋪、入股其他村集體發展特色農業等異地置業、異地聯建方式,進而拓展貧困地區農村集體經濟發展空間。


參與討論
匿名發表
 
討論:
暫時沒有討論
熱門主題
筠連縣推進鄉村振興路徑探索[詳細]
友情鏈接:
學    會
學    術
資    訊
專    題
圖片
視頻
網站申明
版權所有:四川省縣域經濟學會
蜀ICP備10025149號
備案號:川新備15-000061
聯系我們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錦江區督院街70號
電話:028—86605903   028—86605683
E-mail:[email protected]
QQ:476320177
郵編:610016
乐彩北京快乐8 黑龙江省人才 新加坡乐合天天彩开奖号码 新时时彩翻倍玩法 12333app官方下载 吉林省快三开奖走势 七星彩大公鸡 全年开奖记录 sg飞艇是什么彩 pk10刷流水套利9码 秒速飞艇走势图如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