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彩北京快乐8
主辦:四川省縣域經濟學會
主管:四川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
          四川省社會科學院
《當代縣域經濟》雜志官方網站
用戶名:
密碼:
學術
研究成果
專家智庫
經濟分析
縣域論壇
資源型地區經濟的轉型與復興

時間:2019-04-29  來源:《當代縣域經濟》雜志


國家戰略性資源創新開發試驗區的攀西地區,正走出一條經濟轉型的可持續發展之路,其“陽光花城”正成為城市繼釩鈦城之后的第二張名片。圖為攀枝花市迤沙拉一景  徐海濤 攝?

本刊記者 車文斌

        “支持資源型地區經濟轉型”,2019年3月,全國兩會上,資源型地區經濟轉型再次寫入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

        資源型地區經濟轉型,一個涉及國民經濟可持續發展,踐行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五大發展理念”重要戰場,正取得階段性成果,成效越來越顯著。

        人勤春早,春和景明。2019年的春季,資源型地區經濟轉型的喜訊特別多,四川攀西地區“釩鈦+陽光”闖出資源創新開發新路,“煤老大”山西傾力轉型經濟由“疲”轉“興”,鄂爾多斯生態優先走上綠色高質量發展新路,“銅城”白銀資源枯竭后創新發展循環經濟著力生物醫藥、新能源和新型建材、食品工業;“錫都”個舊資源枯竭二次創業走上“產業延伸+產業更新”的轉型路……

        “三去一降一補”,國家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持續推進,經濟轉型提檔升級高質量發展成為主旋律,從“互聯網+”到“智能+”,全國從南到北,從東到西各個發展的主戰場,都在深化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研發應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生物醫藥、新能源汽車、新材料等新興產業集群,壯大數字經濟,搶占世界新興產業高地,資源型地區經濟發展,唯有轉型、轉型、再轉型,加快轉型升級的步伐,方能迎來復興,占據未來產業經濟的一席之地。

        時不我待,潮來潮涌,不少資源型地區已扣住了時代脈搏,在轉型中迎來新一輪騰飛。


攀枝花龍蟒礦冶公司二期選廠?

資源型地區轉型的國家使命

        資源型地區經濟轉型,是一場工程浩大的國家使命。使命的緣起,是困擾各國經濟,甚至讓多國經濟崩潰的“資源陷阱”。

        所謂“資源陷阱”是指過度迷醉于豐富的自然資源優勢而不能自拔,最終自然資源枯竭,而成為“資源詛咒”,導致產業鏈長期處于低端,結構單一,生態環境惡化,核心競爭力喪失,經濟衰退,最終“輸出資源、留下污染,輸出財富、留下貧困”。

        20世紀60年代,天然氣大國荷蘭陷入經濟下滑的“資源詛咒”困局,患上“荷蘭病”;80年代,曾享受石油繁榮的尼日利亞經濟大幅下滑;自然資源豐富的津巴布韋經歷惡性通貨膨脹……

        而中國,同樣經歷了自20世紀80年代開始的稀土開發窘局,并從中迅速警醒,一場擺脫并破除“資源陷阱”的大規模戰役在全國范圍內打響。這場戰役,事關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事關生態文明建設綠色高質量發展,事關“兩個一百年目標”的實現,事關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中國有262個資源型城市,分為成長型、成熟型、枯竭型和再生型四類。如何分類引導、有序開發,優化結構、協調發展成為亟待解決的難題,任務十分艱巨。

        1992年11月,國務院批準成立包頭稀土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這是內蒙古自治區第一個國家級高新區,也是全國117個國家級高新區中唯一冠有稀土專業名稱的高新區。

        2010年12月13日,山西省國家資源型經濟轉型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設立。作為全國重要的能源和原材料供應基地,“煤老大”山西省率先開始了資源型地區經濟轉型,為全國性的突破“資源陷阱”探路。

        2013年2月7日,國家另一個戰略性資源聚集地——攀西開啟了轉型升級,國家發改委正式批準設立攀西戰略資源創新開發試驗區。這是目前國家批準設立的唯一一個資源開發綜合利用試驗區。

        資源型地區經濟轉型升級,從此進入了快車道,連年寫入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2016年,“促進資源型地區經濟轉型升級”;2017年,“支持資源枯竭、生態嚴重退化等地區經濟轉型發展”;2018年,“促進資源型地區經濟轉型”;2018年,“支持資源型地區經濟轉型”;2019年,“支持資源型地區經濟轉型”。

        資源型地區,除了轉型升級外,還要為子孫后代留下寶貴的發展資源和良好的生存環境,擺脫資源依賴,走創新型的循環發展之路。


四川省華鎣市投資25億元興建建筑面積75萬平方米的集產業孵化、高端研發、職教實訓于一體的“西部硅谷”   邱海鷹 攝?

攀西試驗與世界釩鈦陽光花城

        攀西試驗,一場擔負國家重任的國家級試驗。

        這場試驗,始于2010年。這一年,四川省啟動《攀西戰略資源創新開發試驗區建設規劃》編制。

        四川攀西地區是我國重要的戰略資源富集區,其中鈦資源量8.7億噸,約占全國儲量的90%,世界第一;釩資源量1600萬噸,約占全國儲量的62%,世界第三;鉻資源量超過900萬噸,約占全國儲量的80%。此外,區域內還富藏多種稀有金屬及稀土、碲鉍等戰略性資源。

        試驗區的重頭是如何對釩、鈦戰略資源進行“創新開發”,承擔著“先行先試”的任務。

        讓人驚喜的是,試驗區“創新開發”速度驚人,僅僅3年,一批創新性成果產生了:在攀枝花,研制生產出多種鈦及鈦合金精密鑄造產品,完成宇航級釩鋁合金半工業試驗,開發出高速鐵路鋼軌、重載鐵路鋼軌;在涼山,建成釩電池儲能產業化示范項目;在雅安,加快研發鈣化焙燒提釩專用粉體制備工藝、高純鍺和鍺單晶及其鍺片產業化關鍵技術等。

        僅僅5年,就實施了3批52個科技攻關項目,高鈦型高爐渣提鈦、鈦錠EB爐裝備國產化、航空艦船用鈦鑄件等一批重大技術攻關取得突破性進展;形成了全系列釩制品產業鏈,產能、產量均居全國第一;形成了全流程鈦產業鏈,是國內最大的鈦精礦、鈦白粉生產基地。

        在攀枝花市,工業強市邁出堅實步伐。僅2018年,全市釩鈦產業產值達375億元,增長率達到驚人的76%。

        攀枝花市政府工作報告用“釩鈦資源優勢轉化為產業優勢”“經濟優勢的步伐加快”“試驗區建設取得重大進展”等提法總結攀西試驗區這一年的成就:35個億元以上工業項目竣工;龍蟒佰利聯50萬噸氯化渣等一批單體投資20億元以上的重大工業項目簽約落地;23戶企業升規,預計規上企業實現利潤110億元以上、增幅超50%;攀鋼實現經營利潤53億元、創歷史新高;全市工業投資增速創近5年來新高……

        試驗區6年,一個世界級的釩鈦基地已然成形。

        2019后,攀西又瞄準了新的目標:加快打造世界級釩鈦、稀土等產業集群,僅攀枝花市就推出了一大批高質量的項目:加快宇航級釩鋁合金等重大科技項目研發;創建國家釩鈦新材料產業創新中心;開展14個重大科技項目集中攻關,加快突破釩鈦磁鐵礦低成本提取、高效綜合開發利用關鍵技術瓶頸;開工建設龍蟒佰利聯氯化鈦渣、安寧鐵鈦釩鈦磁鐵礦直接提釩、力欣鈦業海綿鈦生產與鈦材加工等35個億元重大工業項目……

        與此同時,“陽光花城”也在攀西地區悄然出現。

        從污染嚴重的“鋼鐵城”到怡人養人的康旅“陽光花城”,攀枝花的轉型華麗而令人驚嘆,既彰顯著轉型跨越變化之巨、力度之大、成果之豐,又顯示出試驗區決心之堅、行動之速、難度之艱。

        攀枝花西區是這個資源型城市的老工業區,在創新開發的試驗中,西區探索出的“再生式”轉型路徑可圈可點。

        緊扣四川省委“一干多支、五區協同”“四向拓展、全域開放”的戰略取向和攀枝花市委“一二三五”總體工作思路,西區確立了加快發展“康養+”的發展戰略,著力打造試驗區重要能源基地、全國示范性康復輔助器具生產基地、鈦終端產品生產基地、現代特色物流基地、康復康養基地。

        西區將原來的石漠化土地、廢棄的采石場打造成西佛山景區,加快推進東方太陽谷等康養產業項目建設,構建“一核一帶三谷”康養產業布局,把曾經的荒山峻嶺打造成“太極尖山”,開發新的旅游資源,實現產城有機融合發展。

        康養+旅游、康養+農業、康養+運動……西區建設莊上旅游新村、金家村旅游民俗古村落、金沙畫廊康養旅游綜合體、蘇鐵陽光谷、西佛山禪意小鎮、河門口三線文創小鎮,“再生式”轉型,西區為攀枝花市“陽光花城”的建設注入了豐富的內涵和元素。

        尤其是“康養+工業”,以鈦材為原料,打造康復輔助器具生產基地,初步建成全國示范性康復輔助器具生產基地。到2020年,全區擬形成機械裝備制造、新型節能環保設備、生物科技、釩鈦材料、新能源、新型建材等6大支柱產業,為資源型地區可持續發展注入源源不斷的動力。

        2018年,“鋼鐵城”攀枝花市實現旅游收入337.5億元,增長了20.8%,“陽光康養地”的城市品牌進一步提升。


曾有“川東煤都”之稱的全國資源枯竭城市、老工業基地四川省華鎣市,加快產業轉型步伐,催生出“數子硅谷”  邱海鷹 攝?

一個資源大省的由“疲”轉“興”

        對內蒙古稀土礦,攀西釩、鈦礦等戰略性資源進行創新性開發,是在國家統籌下的資源型地區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升級與重塑,那么,對山西省而言,則是國家賦予的傳統的資源型經濟轉型的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

        這是全國最大的一個綜改區,承載著中央的指令改革意圖,其試驗經驗,對全國資源型地區經濟轉型升級而言,具有普遍性的創新探索意義。

        2010年4月,國務院批復山西成為資源型經濟轉型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煤老大”獲得煤炭工業可持續發展、煤層氣開采、舊有煤礦用地審批權等方面政策優惠,其境內約11座資源型城市,119個縣(市、區)中94個有煤炭資源分布,不少縣市已經接近或幾乎接近“資源枯竭城市”。

        而此時,山西省的經濟發展已經顯現出疲態。一業獨大,其經濟發展就會隨著國際國內資源市場環境的變化而具有明顯的周期性,而以煤炭產業為主的山西省就尤其突出。2012-2016年5年時間,山西經濟顯得特別困難,全省經濟總量在1.2萬億元的平臺上停滯了五年,經濟下滑明顯,全國位次從21位退到了24位。

        轉型,意味著關停并轉,特別是對那些煤炭資源接近枯竭的地區而言更是痛上加上。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時的山西經濟,已經處于“資源陷阱”的邊沿。而中央高瞻遠矚,批準其成為綜改區,正是及時雨,成為山西經濟轉型升級的一劑良方。

        經過幾年艱難的轉型,2016年下半年以來,山西經濟持續下行的態勢得以扭轉,逐步企穩回升。2017年,全省經濟總量躍上1.5萬億平臺,全省經濟增長7.1%,快于全國0.3個百分點,全國位次前移十位到第20位,前移速度居各省之首。2018年,全省地區生產總值實現16818億元,增長6.7%,再次快于全國平均0.1個百分點。

        由“疲”轉“興”,資源大省山西開始了轉型復興。

        回望山西的轉型歷程,一條從陷阱邊沿觸底回升的路途清晰可見,有其經驗可資借鑒。

        一是中央和國務院的前瞻性部署,賦予其綜改試驗區的政策優惠。根據方案,山西在轉型中要持續推進煤炭資源整合,建設現代化煤炭能源產業,建設煤電氣一體化的綜合能源基地和產業體系,由單一資源化主導型產業向新型、多元、現代產業體系轉型。這是山西綜改區的總體方向,引導著全省資源型經濟轉型發展。

        二是山西黨政發力攻堅破難,為轉型注入強勁動力。2016年下半年開始,山西開始了反思,此后更是開展了一場大討論,觸及到了深層次的問題,找準了問題,找到了根源,統一了思想,堅定了信心。比如開發區建設,從2013年年初到2016年8月份,山西招商引資簽約項目8000多個,總投資金額9萬多億,但落地率卻很低,其根源就是全省開發區還存在著數量少、布局散、規模小等問題。山西合力攻堅,按3200平方公里左右進行開發區空間布局,總體規劃、分步實施,部署未來15至20年的發展空間,“一子落,全盤活”,打開了全省轉型發展的芝麻之門。

        三是各級政府“大放權”,為轉型注入活力。2017年6月,山西省政府印發《關于賦予山西轉型綜合改革示范區部分省級行政管理權的通知》,賦予示范區省直部門33項管理權限。各市也積極推動向開發區下放管理權限,有的幾十項、有的上百項。省直有關部門梳理了22項實行企業承諾制無審批管理改革事項,推動“辦事不出區”的實現。放權賦能升級,山西資源型經濟轉型開啟了產業發展的新篇章。

惟有轉型,前路才會寬廣

        坐守資源困局,資源枯竭時,就是城危民困時。

        甘肅玉門由盛轉衰的歷史,就是鮮活的印證。玉門是中國石油工業的搖籃。1950年石油產量高峰時年產140萬噸。1998年,產量急劇下降,僅剩38萬噸。

        資源逐漸枯竭,玉門不得不搬遷。從1995年起,全市近3萬石油工人和6萬城市居民先后搬出。至2001年,全市人口從10萬銳減到6萬。1999年,國務院批復玉門市政府搬遷,2004年,市政機關全部從老城遷至玉門鎮新址。搬遷后的玉門老城,徹底陷入了蕭條困境,繁華不再。

        而資源枯竭時不斷培育壯大新動能的四川華鎣市卻是另一番境況,由“煤都”巧妙地轉變成了“電子城”。

        2009年,華鎣市被列為全國第二批資源枯竭城市。因其持續用力產業轉型,在山溝溝里干出了一番“大產業”。2015年,全市電子信息產業產值、稅收首次超過煤炭等傳統資源產業總和,非煤產業占工業總產值比重由2007年的65.4%提高到89.5%。2016年,華鎣市納入四川省電子信息產業四大重點布局區,2019年1月23日,華鎣山經濟開發區被中國電子信息行業聯合會首批授予2019年電子信息行業重點推介園區。

        我國天然氣化工發源地的四川瀘州市也在經濟轉型中迎來創新式發展。2011年,瀘州被列為第三批資源枯竭城市。隨后,瀘州倒逼轉型,編制了《瀘州市資源枯竭城市轉型發展規劃》《瀘州市五大發展理念規劃》《瀘州市長江沱江沿岸生態優先綠色發展規劃》等規劃,聯動推進城市、生態、民生全面轉型,產業成功實現轉型。到2019年初,瀘州智能終端、裝備制造、航空航天、新能源新材料、現代醫藥等新興產業快速發展,累計引進智能終端企業128家,投產86家,預計產能超2000億元。瀘州探索出的“以平臺建設引領轉型發展的創新模式”受到國家發展改革委的關注,其經濟發展水平也迅速躍升,省內排名由2011年的第9位上升到2017年的第6位。

        各地資源型地區發展的各類典型案例表明,惟有轉型,才能跳出“資源陷阱”,在轉型中迎來社會經濟的全面復興。


專家智庫更多>>
邊慧敏 …[詳細]
2018年11月,中共四川省委、省人民政府發布《關于實施“一…[詳細]
研究成果更多>>
省決咨委副主任、省社科院黨委書記、學會專家委員會主任李后強教授作了《…[詳細]
本項目位于順慶區城西城郊結合處,即棲樂埡、父子橋、張關埡三村。項目…[詳細]
友情鏈接:
學    會
學    術
資    訊
專    題
圖片
視頻
網站申明
版權所有:四川省縣域經濟學會
蜀ICP備10025149號
備案號:川新備15-000061
聯系我們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錦江區督院街70號
電話:028—86605903   028—86605683
E-mail:[email protected]
QQ:476320177
郵編:610016
v> 乐彩北京快乐8 极速塞车开奖结果官网 深圳风釆35选7 重庆时时有多少代理 澳门时时彩怎样赢 中国竞彩 河南11选5 网络彩票被骗到哪里报警 牛牛棋牌游戏app 最新31选7开奖号码 时时彩今天推荐号码